您的位置 首页 求职创业

留学生做兼职助教1年半 时薪10刀不是重点

   作者:majorkevin 发布于 一亩三分地学术学习版

不知不觉中,已经要硕士毕业了。两年前的那个暑假,时值本科毕业,留学在即。那时候的我,意气风发,仿佛这个世界就在我面前,只等我迈开步伐走向它。如今,转眼间我已临近毕业,两年硕士学习匆匆而过。不同于两年前,现在的我,更愿意冷眼地看着这个世界。

目前,我仍然是一名学生兼职助教,就读于美帝某Top 50大学,CS master。算上这个学期划水的话,我也当了一年半的助教了。在我所任教的课里,也算是个老资历了,貌似也仅次于老师。(哈哈,开个玩笑)

4 5 - 留学生做兼职助教1年半 时薪10刀不是重点

其实在我们学校当助教很简单,只要你上过那门课,并且你成绩不差,你就可以申请,然后就是坐等通过。大部分助教的活也没什么技术含量,无非是改改作业,在piazza上回答学生问题。不过,每周开个office hour还是挺考验人的,一般基础不够扎实的TA不敢轻易开TA HOUR,不然容易被问住。

所以说,至少在我们学校,助教并不是一个神秘的职业,几乎是学习不错就可以当的那种。这个是大前提,而我的心路历程也将在此展开。

17年秋天,我修了一门安全类的课。由于大四一直打CTF,有点安全的底子,所以学期即将结束时,我跟老师提出是否可以当这门课的助教。老师非常爽快的答应了。第二年,18sp,我如愿地当上了这门课的助教,任何处理与该课相关的时间都算作工时,时薪10刀。老实说,我并不在乎这些钱,我当时在乎的应该是SSN以及和外国人交流的机会。

18 Spring

这个学期,刚当上助教的我意气风发。和老师一起带课堂实验,在Piazza上回答问题,周末开设一个小时的office hour帮学生答疑。因为我本身就是个热心的人,再加上有钱挣,还有机会交流,第一个学期任职我很是卖力。实验中,和同学们仔细地讲解原理,piazza上不厌其烦地follow up问题,office hour也是经常拖到两个小时帮助前来问问题的同学。

当时,老师和另外两个TA只会在周一到周四在piazza上回答问题,周四晚上之后就和事先商量好的一样,piazza上只有我会在周末依然回答问题。即使是过了周末之后就要交作业了,也只有我还在上面帮助学生解答问题。记得春假去纽约旅游,逛MOMA的时候,我利用休息的间隙,还打开了piazza回答了三天以内所有提出的问题。因为看到piazza上太多未回答的问题,再加上春假结束不久就要交作业,我于心不忍,所以才一波清掉。

是的,那时候的我,太过善良。仅仅是一个于心不忍,我就可以牺牲自己的时间去帮助他人。因为选择了助教这个工作,我就希望能把它做到最好。但是,因为助教这个工作必定是要接触班级学生。班级学生,由形形色色的人组成。所以,助教的工作渐渐地开始偏离了我的预期。

学期刚开始时候,班里有个访问学者A。A的英语并不好,不能和教授进行充分的交流。当A看到我这个中国学生助教之后,毫不犹豫地找我替她当起了翻译。和老师确认完之后,A向我要联系方式。但是,我谨记TA培训的内容,不要将自己的个人联系方式给学生,不然你会给自己引来麻烦。所以我没有加对方微信,但是我嘴贱了一下,将自己的教育邮箱给了A。但是,我没想到,这是我噩梦的开始。

从此之后,我便三天两头地接到A的邮件,声称实验有问题,连带两个截图,然后让我帮忙解决。期初,实验还比较简单,我还可以应对。随着后面实验难度加深,这种光靠截图就能发现的问题,越来越少。并且A的问题永远只有截图,并没有详细描述具体干了什么才导致这样,所以我后来就让A周末来我的TA HOUR或者平时课堂实验时候问我。

可是A并不满足于这些,经常在我上其他课下完课后,跑到我教室门口来问我问题。拿着个手机,让我看上面的截图,这我要是能看出来有什么问题就有鬼了。我开始推辞,只在周末TA HOUR和课堂时间予以解决。其他时间,请找老师。后来,A给我的邮件渐渐变少,我也渐渐从这个噩梦中挣脱。

总之,抛开访问学者这件事,这个学期的助教工作总体还是很愉快的。我也十分乐意地继续担任该课的助教了。

18 Fall

其实,对于中国留学生的看法,我更多的是无奈。因为很多班里很多中国学生,看到我是个中国人,问问题的话肯定更倾向于问我。只是上个学期,我还对这份工作有着极高的热情,所以这些问题都被我忽视掉了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助教这份工作对我来说,更多的就只是一份工作了。那些以前被我忽视的,但是客观存在的问题,开始逐渐显露。

由于计算机安全很多学生之前都没有接触过,所以这门课的要求一开始就不高。整个学期,主要也就是分为network和buffer overflow两部分实验。总共12次实验,每个实验都有着详细的教程以及步骤。这门课的实验之简单,毫不夸张的说,只要按照教程无脑地复制粘贴命令行,就可以把实验完成。可是,我还是高估了班里的学生。

○ 打开Wireshark,查看里面的数据包,告诉我看不懂。计算机网络五层,你一个CS硕士生告诉我你看不懂?

○ 复制粘贴命令,结果符号全角半角有问题,而且从来不看命令行报错内容,依然告诉我这地方行不通。你上的是门硕士生课程,你得自己学会看命令行报错鸭。

○ TCP三次握手不知道?哦,那我再和你解释一遍吧。

○ python不会写?我记得,课程表的任务里有让你们学习python吧

○ buffer overflow不会?我们课上讲了吧,而且课后阅读任务里面有让好好看教材。你没看么?

○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我:???(大哥你GT怎么过的?)

○ Linux 不会用?教了你一次,总不至于接下来还问我吧,得有点自学能力吧?

正是因为这门课的低要求,导致了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来混学分。他们要的根本不是在这门课里面学到什么,而是轻轻松松混到这门课的3学分。从他们问我问题的眼神里,我看到了让我直接把答案告诉他们的渴望。明明反复解释了很多遍,带着推演到最后一步,希望能启发他们,让他们亲口说出正确答案。可是每到最后这一步,他们总是再反过来问我,所以答案应该是多少?我知道,我刚刚白解释了。

很多学生,他们也是真的只是复制粘贴教程里的命令行来完成实验,从来不看文字描述。我知道读英语比较别扭,我也不乐意整天看英文,可是你选择了来美国留学,你就得忍受这些呀。很多时候,学生搞不明白一个命令为什么不行就问我。而我经常只是用手一指,答案在这儿,你读一下就知道了。是的,很多学生只看着教程里得命令行,不想浪费一点时间看文字描述。我知道,对我来说看英语文章还停留在看着单词,联想中文翻译,然后才到理解这个层面上。可是,既然选择了来美国留学,就得克服这种困难吧。真的,如果连教程都懒得读,我真的希望能够说一句:“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。”

我希望被问到的问题是和课程核心有关的问题,而不是替学生们回答各种计算机基础知识。这门课一门master级别的课程,不叫计算机导论。我从来不觉得基础差有什么问题,但是不想努力,不想花时间,一种近乎于不劳而获的心理,我真的非常不齿。

每一次改作业,都可以看到有的学生耍小聪明。这个payload要是能get shell就有鬼了,但是要是个中国学生的话,能放也就放过去了。这学期还遇到了一个中国人,看我是也是中国人,毫不犹豫地要求加我微信。由于不好意思拒绝,加也就加了。加了之后,倒也没有像之前那个访问学者那样经常跑过来问我问题。他只在快要due的时候跑过来连着问我一大堆问题,并且近乎于直接要答案。我十分想告诉他,我也是个学生,大家都是一个系的,所以你在忙着赶作业的时候,很有可能我也在忙着赶作业。所以请不要觉得都是中国人,我额外帮你就是理所应当,下次有问题请去piazza或者我的TA HOUR去问题,不要在大家都在赶due的时候私信我不停的问。

可是我最终没有这个勇气和对方撕破脸皮,所以期末的时候,我选择了无视他的消息。后来,也就不了了之,再也没有和他聊过。18 Fall的期末,由于老师改了改最后一次作业的程序,导致很多手里有往届solution的学生做不出来。最后一次作业due前的那个TA HOUR,半个教室都是这门课的学生。我足足花了三个小时,一个接一个的帮他们排查问题,告诉他们,程序改了,参数和往年不一样了。其实就是buffer size从往年的48,改到了64。如果懂原理的话,很容易想到要怎么改参数。其实,我也是他们问了我之后,经过测试才发现栈帧大小发生了变化,所以立刻推导出来答案该怎么改了。可是,我依然找不到在我提醒之后,能反应过来怎么写的人。大概,一个学期下来,他们还是不懂buffer overflow是怎么搞的吧。那次的TA HOUR,我本身是2点到3点,活活拖到了5点。临走前,有个老美说“Thank you, you're so nice!”

那次TA HOUR之后整个人都很累,站了一个下午,连续不停地一个个解决问题。我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要帮他们。其实,我这么干早就违反Academic Integrity了。也就是说,这已经超出了助教的职责范围了。我完全可以闭口不谈答案,只谈原理,至于怎么写,交给他们。我也完全可以按照原计划,只开一个小时的TA HOUR,时间到了之后立刻走人。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干,但是我感觉我已经到了极限。我受够了这个工作以及这门课,学习是自己的,如果自己都不努力学的话,即使是助教也有权利不帮你。真的,助教是你在有问题的时候用来问问题的,而且前提是你得仔细研究过。一遇到困难,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,就知道问助教,真的好吗?

我忽然觉得,如果自私一点,我真的可以不用这么累。那句老美的“You are so nice”,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。我不想再这样nice下去了,我不想再去作为助教帮助那些只想混学分的人了,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。而后,我不小心错过了报名19 Spring助教的窗口,我也就释然了。我告诉我自己,我可以不干了。

放寒假前,老师特地发了封邮件问我还愿不愿意继续干。可能是对我之前工作的肯定,又或是这门课缺助教,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不好意思拒绝老师的邀请。但是,此时我已经释然了。我知道,我要自私一点,别人不努力,你就别管他们,干好你的本职工作就好。

19 Sring

就这样,兜兜转转来到了这个学期,我继续担任助教。但是,我没有开设TA HOUR。作为一名在这门课当了一年半助教的学生,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,学生水平真的一年不如一年。不论是因为我们学校CS master项目扩招,还是什么原因。事实就是,这个学期的学生在此刷新了我的下限。很多之前两学期都没有的问题,居然都可以在这学期被碰见,基本都是一些很基础的linux以及计算机基础知识。在我的认知里,毫不夸张的说,这些不会的话,请重读本科。

直到开学后的某一天,我在piazza上看到一个学生提问——linux里面的ls命令是什么,具体怎么用的?

我知道,我再也不想和他们多说一句话了。且不说为什么一门硕士课程里会有这种问题,我真的觉得这种问题google可以比我们回答的更好更专业。这种伸手党的行为,让我失去了作为助教那最后一丝的热心。

从那以后,我没有辞去助教职。但是我再也没有带过实验,没有看过piazza,没有每周的TA HOUR。我只改作业,我再也不在乎老师或者其他助教怎么看我。如果对我不满意的话,辞退我我也没有任何意见。不想再浪费一点时间在混学分的人身上。

直到今天,此时此刻,我在批改最后一次作业。其实这门课给的分数有点飘忽的,在我以往改过的几百次作业里,我知道学生完成的情况水分很大。实验称成没成功,原理说不说的通,看一眼参数就心里有数了。有的学生实验没成功,所以故意把命令行文字复制下来,然后故意改成成功之后的样子,或者是做了点其他小动作。其实我知道,我每次放水,肯定会有学生觉得这个助教是个SB,也学了个一知半解,自己随便糊弄糊弄的就骗过去。但事实是,只要我想的话,我可以把他们的作业扣的很惨,而且做到每条扣分都有理有据。但是我想了想,大家都是学生,或者大家都是中国人,何必呢,该放也就放了。

这就是一个做了三个学期助教的普通留学生的心路历程,给刚来准备报道入学的同学们作参考。一名从热心相待,到冷眼旁观的助教这一年半的心路历程。对错不谈了,那是小孩子的事情。当个故事看看就好了,如果有新生想当助教的,仅供参考。

补充内容 (2019-5-7 12:26):
统一回复一下,为什么对学生或者中国留学生放水。首先,我还是本着大家都是中国人,身在异国,能抬一手就抬一手的心态。其次呢,美国不禁枪。最后一条理由是,万事留一线,你们懂的。就像国内处罚最好不要进档案。

【声明】本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,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来源:https://www.chineselikela.com/huaren/usa-study/18581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