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漂研究所 工作求职 美国职场10年记录:从职场小白到大妈小主管

美国职场10年记录:从职场小白到大妈小主管

混迹美国职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?今年是一位华人在美国工作第十个年头,从比较小白这一路走过来,分享点经验和踩过的坑。

Search
Generic filters


热搜: 免费兼职华人爆款

混迹美国职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?今年是一位华人在美国工作第十个年头,从比较小白这一路走过来,分享点经验和踩过的坑。

作者:白暨豚

美国职场10年记录:从职场小白到大妈小主管

美国职场10年记录:从职场小白到大妈小主管

第一年:MBA毕业,在某五百强中部IT行业找到了一份不冷不热的工作。因为MBA之前工作经验比较短,也不是咨询、投行、四大、管培这种正规军,所以英文不过关,对外企工作流程没经验,话术不懂,业务不会,最要命的是,对到底该怎么navigate,如何跳槽,如何manage up一点没有概念。可以说是浑浑噩噩。我的工作是辅助销售做一些售后服务相关报价。我本来以为我英语还挺好,托福听力满分口语29,没想到这和在工作中能发言那根本不是一回事儿。跟能说会道的Sales打交道,很多时候听不懂销售和客户的问题。

唯一的办法就是写了一个开场白和deal structure的稿子,每次就硬着头皮读。同时学会了一句,I”ll get back to you,用来搪塞没听懂和不知道答案的问题。会后再去跟销售反复核实,确定自己理解了。
而除此之外的闲聊阶段,开会前五分钟基本上就是尴尬保持微笑,插不进去嘴也听不太明白。
回头看这一年,虽然做了很多无用功,但是让我看清了自己需要迅速掌握一些美国文化的话题,否则真的是无法融入职场。

这一年的教训:入职要快速通过ramp 期,ramp慢就直接影响很久。ramp快的要点是迅速掌握新工作的glossary,各部门如何互动,谁是自己的上下游客户。再来一次的话,我会在入职前先做好功课,建议大家跟那些比较懂公司规则的人稍微聊聊,看看公司文化怎么样,老板风评如何。

第二年,开始隐约觉得自己做的事情不是太核心,老板给打的review 也一般,以至于不给我开始绿卡申请。这个时候有点懵,以为自己勤勤恳恳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不至于非得把这个中评给我吧,况且跟我一起入职的MBA大部分也都开始办绿卡了。
后来找了学姐和其他前辈去问,才对公司里的talent review有了一点了解。 我在的公司,跟大部分公司一样,会有5-10%的人被放进under performing的pool。但这个并不是每个组都有,考虑到我老板本身在大组地位比较弱,并且我们确实不是核心业务,所以这5%就掉进了她的组里,她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的组员。
于是开始了抱大腿的搜索。在这一年里,跟n个Director, Sr Director 轮番聊天,了解他们的业务,看看有没有交叉点。

虽然英文还是不太行,但好在大家都感受到我的积极向上,甚至有2个director 给了面试机会,还有一个面试走到了最终轮。也无意之中帮他们做了很多小项目。当时是不明白的,现在回头看看,都是可以宣传的业绩。

但是当时思路不够大胆,被当时的老板告知,必须得能拿到好评才允许跳槽,就以为自己没法走。还被当时的VP约聊,问我想做什么。VP说你是MBA,你可以管理你的事业,但是我对组织结构和各部门的联动方式还是不太熟悉,胆子也不够大,怕得罪当时的老板,就给了一个特别中国的回答:我希望把一件事情做好。结果VP微微点头,好, seems that you”ve got a plan. LEt me know what I can do for you。
我回头想想,VP找我的时候其实是因为招我入职的recruiting manager说了我很多好话,我的recruiting manager说”I”ll work for her one day”,当时不明白,后来懂了,这句话基本上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职业潜力最大的肯定了。
但是这么一顿折腾,老板总算是不敢欺负我,很多部门老板也认识我了,强行拉了一波visibility,算是把业绩考核拉到了好评。虽然还不是top performer,

这一年的教训:胆子太小,太算计沉没成本,都已经知道自己老板没有实力了,还是没有勇敢出走,甚至还因为发出mixed signal得罪了给我机会的另外两个directors,也非常莫名其妙的放弃了VP给我的机会。如果再来一次,我会在跟他开会之前,好好研究哪个经理的业务是核心的,有成长空间,然后明确提出要求。或者跟他说:这是我的长项,这是我的passion,你哪里需要人我去哪里。

第三年,我已经明确的对当时的工作感到无聊了,而我当时的部门基本上都是中部中老年人,没有什么成长空间,所以开始了正式找工作。内部因为师兄介绍,拿到了一个offer,组很好,老板也很好,可是也不算个非常核心的职位。算是一个可以很有前景的职位吧,也算挂上了一个主流的job title,多积累了一些业界信息。
但其实这份工作有个最大的bug,就是老板不在身边,而他身边还有几个跟我做类似事情的人。所以虽然非常努力跨时区工作,但经常被这几个人抢功。当时我是知道功被抢了,可是也没什么办法,不知道怎么回应。就觉得自己是这个组的新人,可能需要支持一下他们。后来才发现,大家都是平级。
工作本身没有什么太大挑战性,无非就是做excel,ppt这样。因为对内部结构了解多了,相对而言network也比较顺。
这期间收获了几个金句:
* 如果你的工作不在你的老板给ta的老板回汇报的资料上,你等于没有工作;
* 当你知道你自己想要什么,你才能把船开到对的地方去;
* 从不好的老板身上学习的,可能比从好老板身上更多。

这一年一个有意思的经历,是解释了几个很有意思的妈妈+主管,隔壁部门女Director生了第三个娃。她5年抱了3,老三生完以后9周开始恢复训练,在trendmill上总有她的身影;还有一个单身妈妈,生完孩子发现老公很渣,毅然决然离婚了,自己带着娃要求transfer 回美国;还有一个妈妈给了我一套很厉害的生娃攻略,因为她非常坚持锻炼,生娃从用力到生出来,一共就用了几分钟。这几个女人让我觉得职场和生孩子是可以兼得的,虽然没有正式成为我的mentor,但是给了孕期的我很大鼓舞。

总之这一年就平稳度过了,ramp了一份新工作,生了一个娃。虽然没有升职,但是得到了老板的口头承诺开始升职计划。
到了快满2年的时候,老公毕业了,找到了外州工作,我当时自信心起来了,觉得哪里我都能找到工作,就一顿network猛如虎,找了个工作一起搬到了西岸。

这一年的教训:如果有人抢功,尽量tough 一点跟他说明白这事情不该你说。也应该第一时间找自己的老板汇报。
尽量不要找remote的老板管自己。无论如何都会有隔阂。这点我在后面自己当老板的时候,也深有体会。即使是再信任的员工,放到远程,业绩在老板心目中都会打折。

第四年,到了硅谷。我整个面试的过程都不太顺利,因为老板脾气比较怪,当时介绍人也觉得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。但是我本着提前交卷比拿满分更重要的心态,就接了这个offer。没想到进了职场最大坑。
业务并不是非常大,但是人却非常多。这种情况下组内政治斗争极其激烈,入职没几天,每个人都来找我做伙伴,久了,都开始猜测我是谁那边的。
当时带着总生病的小娃,心力憔悴,大部分时候晚上睡不够6个小时,能连续睡5个小时我都很开心了。还经常要深夜开会,清晨开会,8点到办公室,6点前不能走。虽然公司是好公司,但工作真不是好工作。
我个性又喜欢network,而我老板深知自己人缘不好,同僚敌人颇多,就把我所有的network视为投敌。当然这些我当时是不知道的,过了一年多我有了真正的buddy 他才跟我解释了这些。
第一年我被分派的业务额是全组8个人里第3多的,这让一些其他元老级同事非常不开心,可我又个性过分高调,别人写个slides不对齐我都嘴贱要去提。所以无形中把自己放到了公敌的位置。

这一年的教训:找工作千万不能急,能有选择就不要逼自己因为公司厂牌去选工作。因为最终还是要为我们自己的老板工作。另外政治斗争特别复杂的地方,可能不太适合我,我有一种第三视角,能看到发生了什么,但是无能为力的感觉。选工作还是要看自己的性格吧,真不适合就算了,不会有什么比留在一个misrable的地方硬刚更差的选择了。然后就是新员工入职还是尽量在同事面前低调一些,我们只向老板负责,既不用考虑谁是老板红人要去贴,也尽量不要考虑到底谁是老板黑榜要去踩。专注在负责老板要求上最重要。当然这点我做的非常差,不出意外拿了meet expectation这种评价。

第五年,可能是我过去十年里最惨的一年。

娃体质不太好,再加上高热惊厥,晚上经常睡眠质量很差。同时我的工作经常晚上10点还要开会。有几次晚上9点哄娃睡觉,没忍住睡着了,一睁眼10:15,会议迟到的情况。但是当时的想法是,我要通过拼命工作来证明自己,于是就进一步减少了陪娃和睡眠的时间,出差都要比别人早去几天做好准备。

但是呢,在一个很toxic的工作环境里,这些努力老板就算看到,也会被同事各种抹黑,比如我有次着急回家忘记穿外套,明明跟老板说过,还被某个女同事说:“白xx真是情商高啊,回家故意不穿外套,我们还以为她一直加班呢。”

在这么一个struggle的情况下,我有点绝望,找推荐人询问建议,也努力跟组里各位搞好关系,但架不住当时团队文化太差了,类似后宫争宠的状态,所有人都想利用你,没有人想帮助你。
顺便说一句,我们在职场这么多年,一般都会碰到1-2个奇葩到难以理解的同事。但是同事不行不要紧,老板不行最要命。
比如我有个同事,在outing的时候,信口开河说鱼没有脑子。当时我震惊了,拿出手机wiki页面说,这里就是鱼的脑子。

结果老板拿我当笑话,说你赢不了她的,她说什么世界就怎么样。我当时是震惊的,瞬间理解了为什么这个团队文化会差成这样,这女同事后来一语道破天机说:
“如果老板问你门口的花是什么颜色的,你说黑色,他怀疑你,说”我记得上次看到是红色呀“。那你不能跟他争辩,你要当场拿出掌自己嘴的气势道歉。要跟他说:我就是错了我是眼瞎了,就是红色。过几天等他发现你是对的,花真的是黑色,你就得说,是么?我肯定当时没看清楚。还是你英明神武”

也就是说整个团队都只在乎老板说什么,以及自己说话的气势,根本不在乎内容是不是真的。

但我当时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这么迎合了一下,但是发现在我去这么做之后的一点点好评,也会被这位女同事抢走变成:“这是我告诉她的呀,我花了好长时间coach她”。

最终走出这个局面,是因为我的一位印度team member 跟我一起做项目,实在看不下去了跟我说,我们俩不管相互喜不喜欢,必须得把事情做好,做不好你干不下去我也干不下去。因为他这个破冰对话,我们慢慢产生了一些信任,我才逐渐明白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原因。

但是他最为当时老板最信任的人之一,还是迟迟不能升职,也让我彻底看透了这个老板的剥削本质。又拿了一次meet expectation开始找工作了。

找工作期间offer拿了4个,但是没有一个理想的职位。首先没有我想象中从大公司去小公司的升职,其次也没有想象中工资的增长。后来明白在当时的公司薪水已经算这个层级里比较高的,所以如果不升职就没什么空间了。

最终在几个offer之间,选择了一个我最喜欢的女老板,她充分尊重我的选择,也展现出了很好的leadership,我想象了一下跟跟她一起工作的场景觉得能学到很多,表达薪水期望值之后,她也迅速主动加码。

整个沟通过程非常顺畅,也算是这一年结束的时候一点小小的收获。

这一年的教训太多了:
1. 职场上这么多年,难免会遇到我们不理解的奇葩,我回头看看把奇葩同事的话当“建议”用,自己简直就是傻子。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奇葩的同事,奇葩的价值观触碰到了我们的底线,就应该立刻
2. 职场上遇到任何不舒服的事情,不要跟同事八卦,不要跟同事八卦,不要跟同事八卦!重要的话说三遍。你只需要对你的老板负责,同事们既不会雪中送炭,也不会锦上添花。尤其是同组的同事多少都存在竞争关系,在业务增长不迅速的情况下,任何开心和不满都必须先跟老板分享。你开心不跟ta分享,别人拿着先报喜;不爽不跟ta先讲,传过去就是你搅浑水。
3. 职场前10年,找工作尽量不要接受降薪。这时候降薪是降低你的基准线。我真的是咬着牙拒绝了sales force和tesla的low ball,接了一个没那么火的公司的offer。同期我另外一个朋友,去了tesla底薪一下降到5位数,在硅谷简直是没法活的收入水平。结果几年后她终于爬上了六位数,跳槽去FAANG,对方只给她加1万美元base,并且match股票。这对职场可能是上百万的影响。我的理解是,如果一个老板真欣赏你,ta会想办法为你争取到一个让你不那么难受的offer。如果没这个实力,那这个老板也不值得跟。当然这是对于打工人而言的,如果你有梦想去做start up,这一条不适用。
4. 永远,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没有选择。我们永远都能找到其他的工作,只不过可能要面对新的挑战。我在找工作之前纠结了很久,不想离开大厂,还自我怀疑觉得是我自己的问题。为什么别人可以我就不行。不爽了就出去找几个面试,看看自己的市场价值,哪怕只有一个offer也会让自己心里舒服很多

第六年,算是转折的一年。
第六年转折确实也很正常,以前国内的经验在美国不作数,恰好在美国也满了五年。

跟新老板合作顺风顺水,她给了我一段时间的ramp monitor period,可能因为刚刚被虐过,抗压能力比较强,很快就通过了这个perioed。加上已经第三次ramp了,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教训。比如把项目名称打印成一个小cheatsheet贴在我trackpad旁边,没事儿就看看;再比如把核心产品的信息都总结了一下。我自己做了个onboarding package给我老板看。一方面跟她沟通我的ramp 进度,另一方面也给她看了看我的工作思路。她觉得这个package非常好,直接发给了大领导,建议以后可以给所有新员工用。

在这一年,这个老板给我最大的启发是,在一个超过100人的公司里,没有什么比流程更重要。虽然有人会说恪守流程会降低效率,但实际情况是,没有流程和偏离流程,就没有效率。流程都会有漏洞,都会有偏差,所以才会需要有持续流程优化这个动作。

我慢慢把自己的工作流程一步一步写出来,整理成标准文档,终于在这一年变成了一个清单控。

新老板比较前卫左派,也经常跟她聊一些社会问题,也满满的对加州文化有了更多的理解。虽然有些还是不完全能接受,但是在她的影响下,明白了女性在职场经常遭遇歧视。她会在开会的时候刻意cue沉默的女同事发表意见,也会请女同事先点菜,还会经常发一些鼓励的短信和邮件给非英语母语的同事。因为她打心眼里非常尊重diversity,让我也终于有了可以松弛下来,专注工作,而不用费力管理上级关系的状态。

之前楼里有同学问我怎么变的自信的,大致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。副作用就是开始在家里跟老公抗争我自己的权益,为什么带孩子的任务就非得是我的呢?为什么我就一定得做家务?为什么我都要上班这么远了还要送孩子?

慢慢学会说不,学会说:“这件事情是我的,请你back off;学会跟领导说:我理解你的意思,但是我希望能跟你聊聊我的想法。

这一年没有升职,但是比前五年平台都要大,学到的东西都要多。

这一年的经验和教训:
1. 流程流程流程:普通员工不做流程,是永远不会有visibility的。跟老板谈过升职的同学可能都知道,老板会说我们来create一点visibility,you own your career这样的bs。visibility大概率只能通过给自己争取建立流程的机会,跟跨部门合作,才能实现。
2. 量化量化量化:不能量化的事情不要做,能量化的事情要持续汇报。这个对于大部分工作都成立。
3. 想做什么可以主动去问,大概率老板不会拦着你。我自己要求做了几个项目,统一了一些模版,最终都有不错的结果。当然,跟我老公抗争家务平分也有很好的结果。
4. 最差的老板可能是最好的老师。虽然我跟我上一任公司老板经历并不愉快,但是我不得不承认,他因为对我挑三拣四,导致我无形中也提高了自己的抗压能力和对细节的要求。所以后来一直都处于高于平均水平的位置上。当然,还是最好不要成为这样的老板。

第七-八年
这两年我连起来写,因为顺风顺水,升职了一次。
我是觉得人做任何事情,可能都需要有一些正向反馈,才能走向正循环。因为第一年的反抗非常好,我越做越大胆,管理的事情也越来越多。最终是接手了比较多的业务。
总体来说比较顺利,主要精力都集中在锻炼软技能,提高executive presence,主攻一些大家想干但是没时间干的活,比如精耕合同模版。

但是在第八年后半年,发生了几个有意思的事情。
我曾经面试过的一家大厂忽然回来找我去面试,说之前的职位不合适但现在有个合适的。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很渣男的事情,我没跟当时的老板讲,就真的去面试了,并且拿到了offer。

这个offer基本上比当时薪水要高3-40%,但是老板比我经验多不了多少,而且在面试过程中还有一个其他组的人在试图套我的工作思路和IP。让我有些失望。

我拿着这个offer觉得自己像个劈腿的渣女,一边是对我很好的老板,一边是真金白银加厂牌。我选择跟我老板摊牌,我说希望很坦诚,确实是之前就认识的人来找我,否则我也没有在主动找工作。
我老板的处理方式可以说是教科书一般的完美。
她表示自己有些失望,我居然走了这么远才告诉她。如果我有任何不满,其实都可以跟她说,她会满足。
然后她问了我完整的offer信息,2天内给我争取了一个接近20%的内部升职package。

我反复考虑了一下,觉得另外一家公司的经理完全没有这个实力,也没有办法让我学到这些管理技巧,最终放弃了大包。

这可能是我做过最正确的职场决定吧。

因为我拒了这offer之后几个礼拜,就发现自己怀孕了。所以第八年,生了老二。这时候熟门熟路的老板重要性就显示出来了,我基本上可以一周3-4天在家工作而不用去办公室,简直是巨大的礼物。

这一年的经验和教训:
1. 不管在哪里工作,最终都是为自己的老板打工。选什么都不如选老板重要。老板不需要是个三观跟你接近的人,更关键的是他们自己要有向上动力和能力,而且要有能力给你发展;
2. 钱很重要,但有时候短期的利益可能转瞬即逝。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机会,还是先选人再选钱。
3. 为了了解自己的价值,每年都可以找些机会面试一下,至少跟HR聊聊,这样可以让你了解自己的市场价值,技能缺陷等等。也算是公司内部反馈之外的能力拓展信息。比如在这次面试过程中,我发现他们对某个能力非常感兴趣,我后来花了1年时间专门去强化这个能力。

【声明】本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,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来源:https://www.chineselikela.com/work/28211/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